全村60户村民都搬进了自 家的小别墅
栏目:金属门窗 发布时间:2019-05-19 20:28

  尽管长期的化疗让他几乎吃一顿吐一次,近1米8的大个子瘦得只剩120来斤,但他仍整天惦记着村里的事:农业合作社要尽快成立,新村二期建设要加紧进行,村民物业公司的事也要马上着手……

  6月17日,在青县双庙堤二村,笔者见到了这个倔强的汉子——— 刚做完胃癌手术两个月的村党支部书记周恩涛。他面色暗黄、身形消瘦,对为乡亲们谋幸福却信心十足。

  他放弃做老板当上了穷村干部———“要么不干,要干就干出个样儿来!” 1998年,双庙堤村分成一村、二村两个村。在二村村委会主任选举中,40岁的周恩涛得票最高。

  但他对当这个“村官”不感兴趣,妻子这年患乳腺癌做了手术,两个孩子还在上学。他开着个缝纫机配件厂,每年的收入除了一家四口的开销外,还有3万多元盈余。

  让周恩涛没想到的是,一拨又一拨的乡亲主动来给他做工作,有人还提着酒和花生米,非要和他喝两盅。“恩涛,俺们穷怕了,就想让你领着俺们把经济搞上去。”“你性格直爽,心眼好。选你当村主任是大伙儿的心愿啊……”

  一双双期盼的眼睛、一句句掏心窝子的话,让周恩涛内心澎湃:“大家这么信任我,我就干。我这人做事有始有终,要么不干,要干就干出个样儿来!”

  话是说下了,但干还要干到点子上。周恩涛几经思考、调查,瞄准了发展养殖这一风险相对小、见效快的路子。

  他带着村干部,远赴河南、山西等地取经。村里钱少,他们坐最便宜的车,住最便宜的旅馆,吃最简单的饭菜。最后,他们为村里引进了一批价格便宜的优种肉牛。到2003年,村里畜禽存栏1.2万头(只),养殖户们户均增收近2万元。

  由于多年的无序建设,双庙堤二村布局零乱,仅60户、203人的小村有120多处房屋,许多旧房没人住,宅基高低不平,道路狭窄,排水不畅,环境脏乱差。

  2007年夏天,他召集村干部,研究如何改变村庄面貌,“对群众有益的事,就要做好!”

  2008年初,通过多方联系,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,他们与天津一家开发商达成合作意向:由开发商为村里建设高标准的农村新民居,老村部分转给开发商作商业建筑开发,每亩地给予5万元的拆迁补偿,开发后物业管理由村里负责。

  他不沾集体一点光———“村干部要一碗水端平,谁也不能吃偏饭。” 千难万难,拆迁最难。根据协议,双庙堤二村负责拆迁工作。虽然渴望像城里人一样住上好房子,但旧家难舍,许多村民对拆迁有抵触情绪。

  周恩涛的大哥周恩生和堂哥周恩贵,共有8间平房,周恩涛让他们先拆房子,给别的村民带个头。两位大哥想不通:“恩涛啊,你当个村支书我们没沾过你的光也就算了,吃亏的事倒先找自家人了?”“哥,这可是咱村的一件大好事啊,要是连你们都不支持我,这事还怎么办啊?”周恩涛苦口婆心,反复做工作,两位大哥忍痛率先拆掉了房子。

  拆迁还涉及百余座坟茔,周恩涛自己掏出3000多元钱,动员亲属先将自家祖坟迁出。这一来,村民们深受感动,拆迁顺利了许多。

  双庙堤二村的新民居工程总投资达2000万元,作为当家人,周恩涛手中的权力炙手可热。

  亲戚来了,多年不联系的朋友也来了。“恩涛,你给我弄点土建工程吧。”“门窗的工程包给我吧,干完了亏不了你。”“你给开发商说说,我供应瓷砖怎样?”但是,所有的请求,都被周恩涛一一拒绝。

  新民居建成了。看着整齐漂亮的别墅,村民们都兴高采烈。但分歧马上来了,主要是别墅的分配问题。有村民提意见说,有几个单身汉,也是每人一套,是不是有点“浪费”?周恩涛说,他们是村里的一员,我们定好了是以户为单位分房,房子必须给人家。他专门与全体村干部开会交待:对群众有益的事,就要做好。每个人都有个人感情、家庭和家族关系,村干部要一碗水端平,谁也不能吃偏饭。

  可当堂哥周恩贵找来时,周恩涛心里真的犯了难。周恩贵家里有四代人,而新民居别墅是按照三代人居住的原则分房的。周恩贵说:“为支持你工作,我带头第一个拆了房子,现在我确实有困难,你也得照顾一下。能不能再给分一套,我拿点钱也行。”

  堂哥说得有道理,周恩涛也很想帮他,但话说出口却是:“大哥,你提的条件我无法答应,只能是一幢房子。”堂哥气得扭头就走。

  他身患重病连鸡蛋羹都吃不下去,但仍不肯休息———“大夫,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?”

  临近2010年春节,全村60户村民都搬进了自家的小别墅。家家户户喜盈门,挂灯笼,放鞭炮。

  乡亲们乐了,周恩涛全家哭了———周恩涛被检查出患了胃癌。“恩涛的病都是累出来的、拖出来的,症状早就有了。”妻子孙润茹告诉笔者。

  自打新民居建设提上日程后,周恩涛常常从晚饭后一直忙到凌晨一两点,早晨五六点又到村民家里做工作。有的村民思想工作做通了,可吃顿饭的工夫又反悔了。周恩涛来不及吃饭,就又去说事了。

  2008年下半年,周恩涛的胃部时常隐隐作痛,饭量锐减,体重明显下降。孙润茹催他到医院检查,他说:“我哪里走的开呀。”9月的一天晚上,周恩涛的女儿回到家里,见父亲正扶着墙对着痰盂呕吐,走上去一看,痰盂里全是鲜血,吓得哭喊起来:“妈妈,你快来啊,爸爸吐血了。”

  这次,孙润茹又竭力劝丈夫去医院检查,周恩涛不仅不去,还安慰家人说,吐出来就没事了,说不定我的胃病今后就好了。这时,周恩涛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,吃饭时只能喝小米粥,硬一点的饭菜都吃不下去,并伴有严重的神经衰弱,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但他一直牵挂着新民居的建筑质量,每天都泡在工地上。

  2010年春节,双庙堤二村鞭炮声此起彼伏,乡亲们都在庆祝乔迁新居。周恩涛的身体透支到了极限,40℃高烧已一个多星期。

  孙润茹与周恩涛结婚20多年,什么事都是周恩涛说咋着就咋着。但这次,她发火了:“你去看看吧,不去看病,你对不起自个儿,更对不起我和孩子们。”

  “我不能去,村里还有这么多事。”周恩涛坚持要把老村拆迁工作彻底做完再说。

  到3月9日,全村仅剩下十几间旧房没拆。这时,周恩涛甚至连鸡蛋羹都吃不下去了,每天只能喝水。孙润茹找到镇领导,大家再次强“押”着他到医院检查,结果让大家都傻了:贲门胃底癌中期,已轻度扩散,必须马上手术。

  周恩涛却很冷静。他问主治大夫:“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,等我办完村里的事,再来住院。”

  镇包村干部姚福生对笔者说,手术非常成功。“他一醒来就问拆迁的事怎样了,其实才刚刚过去一昼夜的时间。”

购买咨询电话
400-916-8103